校庆征文系列二十四:我最难忘的校园往事

发布时间:2017-05-10发布部门:工商管理学院浏览次数:24 【字体:  

营销1442班 裴小飞

有件事,不,有些事,埋在心里很久了。

回想那阵子,倒浑然不觉得是真的经历过。6月充满着离别,毕业,分手的声响,往常生气十足的校园也透露出些黯淡悲凉的意味。偏生又是四季之景色最勃勃之时,鸟飞虫鸣青蛙跳,花红树绿草也青;两相对照之下,不免有些滑稽意味,便觉着有些乐了。

办公室里,书记正交代给我个大任务。彼时草还青,叶尚绿,花儿有活力。

“校学生会主席团要换届,通知已经下发了,我觉着你可以去试试。”书记一脸灼灼地望着我。

“我这个会不会有些不够格啊,能去竞选的,只怕都是各个院系最优秀的人吧。”我心里跃跃欲试,面上却谦虚为难地回应道。

“行,就这么说定了,我把文件发给你,你自己照着上面好生准备材料,咱俩好好争取一下。”他大概是看出了我的激动,没有一丝犹豫。

“好吧!”我回答。

如果能重来,我怎样也不会再答应的。

后面的事情很平淡,循规蹈矩的准备资料,撰写申请书发言稿,参加竞选的第一轮笔试、第二轮笔试,然后进入到第一轮面试,故事大概从这里才算真正开始吧。

公开讲演,阐述“施政理念”,在报告厅。

台下坐着的是各院系的学生会主席以及校会的部长干事们,我穿着正装系着领带,一板一眼又神态放松,一字一句又流利清晰地向在场所有人告知我的“未来设想”:第一如何如何,第二如何如何,第三组建校辩论队。台上侃侃而谈向来不怯场是我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本事,却丝毫没有察觉我的话将在日后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

说到辩论,一直是我最大的兴趣。大学两年几乎全部的课余全在它,算不上痴迷但肯定称得上热爱。也代表学院和其它很多院系的辩论爱好者交流过、探讨过、切磋过,怎奈学校一直没有成立正式的校辩论队,只有热爱者自发结成的队伍经过学校同意与外校交流,但我们这些低年级的便一直无缘与其它学校的辩手切磋琢磨过过招。难得有机会,自然是想把这事提上正轨的。

讲演第二日,我相识的辩论圈的学长学姐们,接连给我发来消息:

“你有什么资格组建校队?”

“你说要建队问过我们了吗?”

“我们没答应你凭什么拿出去说?”

“校队的名声是我们这届闯出来的,你有什么脸?”

“很不错啊,会用校队的名义给自己捞‘政治资本’了!”

始料未及。

这,难道不是大家一直以来的愿望吗?既然是,你们何苦来哉?我没少跟他们解释,甚至最后谈崩,决裂。说到底不过是觉得我动机不纯亦或者这样发光发彩的事本应该他们来做才是?至少当时我没整明白的,也正因为不明白,所以难忘吧。

得,被谩骂被质疑被误解也就罢了,待我竞选成功,再来与你们好好商议,共同建队。奈何所谓公开竞选主席团成员,最后也不过流于形式,最后选上的也全是原来校会的几个部长。既然早有定势,我又是何苦来哉?

那个时候我真觉得自己特别委屈,想做事都没做成,还与一向和睦尊敬的辩论前辈们闹得不可开交。没捡到芝麻还摔了西瓜,不过如是。偏生那段时间还叫人一顿嘲笑:校会那几个名额你还敢去争,谁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愚不可及,除了你,还有不是校会的人去竞选吗?因此得罪你的前辈,自己原来的圈子也混不下去,真的组了校队,只怕你也进不去喽。

一时百感交集,无语凝咽。

还好天性洒脱看得开,日子还是一如往常。不过几日,发展对象转预备党员的名单终于公布了,我却没有发现我的名字。

这是我另一桩从大一到大二忙了整整两年的事,大一写入党申请书、团推优成为入党积极分子、上党课、写报告、转发展对象、再上党课、再写报告,虽不繁琐但也一步一脚印坚持了两年,如今竟是一场空,一场梦。原本我以为自己转预备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因而我满足竞选条件之一,骤然听闻,只觉再没有更巧的事情了。不觉有多难过,只是当我得知我们这一批大二拢共6个发展对象转了5个唯独没有我的时候,才小小自伤了一把。

两者相加,却真是有点难受了。夏日气温连日攀升,草儿叶儿绿的深了些,花儿还能艳着,就是有点恹恹的。

可不过几日,父亲来电,母亲摔伤,断了肋骨,需要手术。订了当晚的机票飞回上海,路上竟生出荒唐之感,难道我的霉运连累到了母亲?窗外漆黑,居高临下可以看到万家灯火,霓虹璀璨,竟一时有些糊了眼。到医院见到妈妈,那微弱的声音,苍白的脸色以及半身的绷带,若不是医生告诉我已经没有大碍,只怕我已经崩溃了。

临近期末,不得不回来准备考试。前段时间众多事务压身没能好好复习,这几日便如救火般火急火燎风风火火,临阵磨枪也好,临时抱佛脚也罢,总不能在这期末挂了科。正是此时,女朋友跟我分手了。

说起女朋友,嗯,没什么好说,就是分手了,没有什么理由,征兆或许是有的,只不过我总觉得会跟她一直好下去,不会分开,便有些疏忽。可这世间的事,到底是不如人意的多。要问难过与否?只有矫情的眼泪和酒。当天夜里的事不记得了,只记得第二天专业课《消费者心理学》考试发挥的不错。

又不过几日,意外撞见她的新男友,正是那时校队的队长。骤然听闻,只觉得没有更巧的事情了。此时已臻七月,草叶更深绿了些,看去竟有些墨色意味,花儿肯定也打不起精神来。

该遗忘的事总清晰,千言万语只能无语。照理说每件难忘的事情总有它的意义和价值,如此才能让人铭记或者值得不忘记。那这些事能有什么意思呢?

年华都是好年华,只是经不起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