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庆征文系列二十六:二十天

发布时间:2017-05-10发布部门:工商管理学院浏览次数:46 【字体:  

  我所要述的事实,并不是惊天动地的大举,也不足以彪炳经院的史册,甚至经受不住外界的推敲与质疑,但我仍旧要讲述出来,记录下来。因为它对于个体的生命是有意义的,我也确实用我的眼由此看见了启迪。还因为,每年都有许许多多人与我一样,奔赴在前往这一道途的路上。正如孤星不衬月,满天繁星却可以组成天上的街市,构成时间的意义。

   这二十天,起止由2015年的7月9日至2015年的7月26日,故事的主人公是100多个孩子和从湖经冒昧造访的23名大学生“哥哥姐姐”,地点位于湖北省钟祥市柴湖镇马南村的马南小学。这是一段支教生与小学生茫茫人海匆匆相逢,彼此碰撞反应发酵后又匆匆别离的故事,成潲成酿尚未可知。

   第一天的挑战是适应。适应尘嚣灰飞的住房,适应油垢满手的厨具,适应劈柴生火的土灶,适应课桌铺席的睡处,适应阴潮变霉的桌椅。老实讲,这些都算不得落差。可不是,自来水卫生间都有,女生三个人还可以有张床。实在谈不上所谓“苦”。等太阳落山收了暑热,入榻消了舟车与收拾的疲,想到还有一群人朝夕相陪,适应得很容易。

   第二天的故事被窗外的鸟儿和与鸟儿一样勤快的孩子们唤起。天刚蒙蒙亮,早起做早餐的同学刚刚熬好粥,孩子们和家长们就堵在校门口叽叽喳喳地议论开了,笑着问“小老师”们什么时候可以报名“入学”。这着实让校内的我们吓了一跳。“好早!”,习惯了窝在“石林”里晚睡早起的一群人为这勤勉的生物钟震惊。很快我们知道他们是对的,外面的长队尚未散尽,毒辣的太阳让人如临大敌。家长们出于各自的目的,或许是为了孩子有所进益,或者是为了孩子不少这一份体验,或者觉得孩子在家玩着也是玩着,抑或干脆是因为懒得带孩子。不管怎样,这一天是家长们托付的日子,当“班主任”们登记完一个个孩子的姓名,新的班级组建起来的时候,责任之旅就开始了。

   教学的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队员们带着孩子们一起折纸,做手工,下象棋,背古诗,讲故事,等等。不上课的队员们备课,做饭,交流,备办运动会,筹备汇演,准备调研。最心酸的是队长,每隔两三天便要搭乘村民的顺风车去往镇上采购,为了不耽误白天的事,所以四五点起床,白天工作如常,也不多休。到后来,村里的黄瓜豆角茄子熟了很多,有家长送来,少了不少奔波。直到后来返校良久,队员们仍然调侃起日日黄瓜炒茄子,顿顿茄子炒黄瓜的菜式,回忆里的味道,竟也不输佳肴。

   四年级有一位孩子,姑且叫他小L,报名那天由父亲骑着摩托车送来。可能是由于害羞,填完名字以后躲在父亲身后不说话,大眼睛却闪个不停,身体也不停扭动没个闲时。我暗忖,怕是个好动的孩子,正为班主任担心呢。班主任似是也有了预见,不过她已有了应对:

   第一节班会课上选班委。

   “班长?有自荐的吗?”

   “.…..”

   长久的沉默中,班主任鼓励地看着在座位上左右不安的小L。

   “老师,要不我来吧”

   我不得不佩服我这位队员的高明之处,这孩子在后来与同学老师渐渐熟络以后顽皮的性子一点点地表现出来。他常在我的课上追问个没休直到我无话可讲,有时带着班上一群孩子嚷着不做笔记,直到我凶起来。但对于这位发现了他这匹有千里马之才的伯乐老师却是感戴得很。手工课老师刚教了编织手链,才编好就忙不迭地拿过去:“老师,这是我亲手编的第一条手链,送给你,希望你喜欢。”旁人眼红却羡慕不来。上一秒还在和小伙伴打闹,下一秒班主任进了教室,立马摆出架势,摇头晃脑,浑然不知自己的小伎俩其实班主任了然于心。看破不说破,班主任也由得他,只要他仍有心向好。

   另一位女生是在组班以后才报名进来的,那节课我教他们古诗,照例上完课就准备走。她走上讲台怯怯问我,“老师,我刚刚学背了一首古诗,我可以背给你听吗?”那是于谦的《石灰吟》,稚嫩的声音念不出来气势,甚至语音里还有错别的音节。我给她讲解了古诗的意思,约定每天她给我背一首,我给她讲一首。临走时候,她给了我她母亲的电话号码。归来后我不曾拨过那个号码,萍水相逢的我无意在她的生命中做过多的纠缠与指点。

   最后再来说说一个队员的故事。老实讲我本对这人印象极差,这不是背后指点人说坏话,因为这话我当面也与他讲过多次,我们现在也是极好的朋友,所以我才敢讲这样的话。第一次开会,他甩着袖子就来了,纸笔都没有,捉襟见肘得很。此外,他单纯得很,我们常说他这人身上透着一股“傻“劲。因他爱笑得很,走到哪里都笑盈盈的,我们总担心他教不好课,管不了学生。直到临走那一天,停课了校门仍然还开着,学生和“老师”一起打扫教室,也做告别。那位队员一下子仿佛成了孩子王,一群孩子围着他,与他打闹、合影。他又长得高,一些调皮的孩子挂在他的身上,远远看过去俨然一棵挂满了猴子的树,生动又有趣。给人一种错觉,小学才是他该呆在的地方,大概是因为童心未泯。

   这小小的故事,关联着我们一个个小小的人物,怎么讲怎么说也说不完讲不尽。我返校后的好多日子里一度以自己这段经历为骄傲,倒不是说我认为自己如何帮助了别人,只是因为我认为自己经历过,所以更有话语权,也乐意与人分享自己的经历。

到后来,我听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声音与评判,关于对支教的肯定与否定,关于对孩子的引导与打扰。这中间的复杂性可能无法单纯用是非来进行评判,隔了这许久的我也能更加客观地看待自己与这群人所做事情的实质。后来我的队员也有二次支教的,他们的感悟也一定比我要深刻。但我要做的不是经验的总结,我只是做一名记录者,写下这发生了的事实,写下若干人经历中或有或相似的一些小例。

我记述的这些事情都发生在2015年GY009经院赴湖北钟祥支教队“梦之航”小队。

  

                              国服Q1441—刘宇轩